您的位置:

首页  »  迷情校园  »  强奸女家教大学生。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强奸女家教大学生。
我叫石臻善,和 10A 女会考状元的同名同性, 自问成绩还可以会考有 8A但相貌就真的不比她差。 但不像她有有钱医生老豆,并借下大笔大学学生贷款, 在我念科技大学 BBA Year 1 的时候便要四处找补习赚取金钱。 其中一名学生叫阿明,每次补习目光总是色迷迷, 但也没有办法他家很近科大,是近附的村屋, 薪水也是我补习学生之中最高所以都要忍着一路补习一路听他淫言秽语。 我也十分小心,每次去他家都着得十分保守。 当天要上课做 presentation,着起一身 suit, 课堂超时去到傍晚六时半。 「Junes,今晚直落修改完那个 project 啦。 」我同组的同学问。 「Sorry 呀,今天又是要做补习的日子,唉……」我确实需要钱, 睇钱份上赶紧走到阿明家。 阿明欢天喜地的来开门,「石 Miss,入来啦, 我家人全都上了大陆呀。 」我心里不禁打了一个突,不过已经来到,叫走的话未免太见外了, 毕竟和他补习都有一年多;贸贸然离去也是相当不礼貌的行为 虽然直觉告诉我留下来也许不是个很好的选择……在阿明的房间时, 我看到他又用那色迷迷的眼光向我的身上扫射。 盘起的长发,金属无框眼镜下涂了微湿的口红, 身上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一身黑色行政套裙, 外套内白色丝质恤衫紧紧贴住突出的胸脯可以隐约看到里面胸罩细细的带子。 黑色半截裙遮住了膝盖上的大腿。 浅黑色的半截丝袜包裹着纤细的小腿,一双黑色的高跟细扣带皮鞋上有银腿链作装饰, 本是希望做 presentation 显得自信一点但当时我后侮为何不像以前先换杉才来。 在我开始讲课的时候,他的目光更变本加厉, 紧盯着我浮突的上身似乎想在钮扣和钮扣之间看我入边的胸围。 我觉得自己就像被猎人盯上的猎物,感到异常的不舒服, 不小心的把桌上的书弄到地上于是按着胸口俯身去拾。 阿明走到我走后,从后一手抱起我,「啊,放手啊!」隔着恤衫大力搓我胸部拖我到床上。 「好痛,不要啊!」在床上压住了我,阿明用一只手扣住了我的双手。 「石 Miss,你今日个 OL Look 好正啊!其实我想搅你好耐啦!」并开始强吻我, 还用舌头在我嘴里不停的翻搅。 「不要!啊!……你干什么……啊…救命啊……」爽紧两腿, 力抗他的另一只手伸入我黑色半截裙想拉下我内裤 他的手指就不停扫我的丝袜大腿。 「哗,石 Miss,你下面好性感啊!粉红色薄砂底裤仔加吊带丝袜!平时大学生都是这样穿吗?」当然不是, 那时是夏天好热穿袜裤下身会好焗。 但都不是重点,他正直接穿过内裤用手差进我的阴道啊挖来挖去。 「好痛……啊…呜呜…求求你…不要不要……求求你放开我…」我双腿不停发抖, 头晕目眩的哀饶着。 「石 Miss,你的皮肤好滑哦!你下面有点水, 我都忍不住啦!」看见他脱裤后露出的黑长阴茎 意识到危机的来临我又惊又羞,立刻奋力挣扎起来再爽紧双腿…… 但太迟了, 他已企立在我下面中间修长的双腿再也无法合拢起来。 我身子向后退,他的肉棒就不断追逐我的下阴, 他一手抓着我的腰我已感到一温大之物顶在了两片阴唇之间。 「你不能这样!不!啊……不要求你………放开…放过我……」羞辱万分的我拼命摇着头, 衰人双手用力一拉以我的双肩借力,阴茎穿过拨开的内裤, 可怜的嫩唇开始被顶开「太棒了!」的赞美声衰人脱口而出。 当他的龟头顶入我的阴道,我知道纯洁的童贞就已经无法再保住了。 「痛痛痛~~!好痛痛啊啊~~~不要了!救救我!!呜呜…呜呜…」我哭泣尖叫着, 完全放弃了抵抗彻底的绝望,抬着头看着他的阴茎对我的处女阴道一分一分的进犯。 处女的羞耻和摩擦的疼痛正冲击着我,我皱紧了眉头, 勐吸了几口气嘴唇微微的颤抖着。 霎那间,我发出了女孩子一生唯一的一次被夺去贞操时的喊, 「啊不!!!」身体随着处女膜的破裂而一震 我眼前一片空白双手把床单绞在了一起,双腿像钳子一样紧紧的夹住了施暴者的腰, 全身肌肉绷紧上身后仰,痛苦的眼泪夺眶而出。 「有血啊,石 Miss,原来你还是处女!我未试过处女啊!」他兴奋得疯狂吻我的脸, 那时西装裙下的丝袜大腿最大限度的分开能够清楚的看到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 悲哀、痛苦、屈辱的眼泪不住地流出来,下身不断的发出可怕的摩擦声。 那跟黑色的带着血液的巨物在不断的进进出出, 无论他是抽出或是插入都痛得我弓起了身子想去躲避 我又是一声大叫: 「不要…再…做…啦!!」实在是被那种彷佛要撕裂般的感觉带入了地狱 身体一晃肌肉又一次绷紧,我咬着牙痛苦的呻吟「啊……好痛…停呀…喔喔…啊…好痛…啊…啊…!」双手被按着还不断扭动着腰部挣扎, 头发更加零乱我带的眼镜已经被冲击力给弄歪了一边, 一看就是被强奸的样子。 眼前处女的挣扎今衰人更兴奋,痛苦的呻吟声对衰人而言更有如伴奏般的好听, 干了十多下 我痛到快要昏倒时听到他说: 「好紧!我就要射啦!」我想起自己离上次月经已过了两个星期, 要是把精液射在子宫里……一想到会因奸成孕 一阵惊慌涌现心头。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啊!求求你,别射在里面好不好……鸣……」我努力扭着头, 连忙央求他双腿高跟鞋随着衰人的抽送敲击在他身上作挣扎。 「哦?可以,不过我要射在你嘴里面!」他的阴茎已放在我眼前。 当我看见那么恶心的满是我的处女血,再要吮到在嘴里射精, 我再忍不住低下了头要哭。 「不干嘛,我就再插射入你里面!」「好好好」我连忙同意了。 未说完,他的肉棒已经插入了我的嘴巴里面!衰人坐在床边, 迫我跪下拢起我落在脸上的头发按着我的头将已满是血腥气味的肉棒一下一下的在我的嘴里进出, 并对我说: 「嘿!你的嘴也真小我被你含得好舒服!」「唔唔...唔唔...」我带着泪水, 对于口中肮脏的阴茎感到阵阵作呕龟头顶在喉咙的痛苦, 使我又流下眼泪。 只好像舔冰棒似的,赶快把这个噩梦结束。 他快速的在我嘴里抽插了几下,我只觉得有热精灌进我的嘴内, 我拍打鎚打他但他未射完都按着我头。 他终于舒了一口气……射完一松手我就跑到洗手间吐走腥臭的精液及不停冲口, 下身阴道口流出透明的分泌混和着处女的血丝 用湿纸巾抹干净再拿手袋上备用的卫生巾掩着 想赶快离开这样伤心之地。 当我一离开洗手间,衰人又从后抱着我,再拖回床边。 「Miss,走得咁快赶住去边呀!」「鸣……比我走呀!我唔会…对人讲, 求求…你放了我吧!」我双手握着在我胸前的衰人双手 阻止他解开黑色西装外套向上一望,衰人在我去洗手间期间装好了摄录机。 「石 Miss,你今日咁正,玩一次点会够!我都未睇你对波!」他开始解开白色丝质恤衫上的第二个黑色钮扣。 「救命啊!住手!啊…不要……不要呀!关掉那摄录机啦!」我想用手抓他, 但却被衰人拧过去高举在头顶,隔着水蓝色的喱士胸围抚摸我的胸部。 「石 Miss,想不到你连上面都这样 sexy 啊!穿了这么薄的白恤衫, 却又不穿内衣隔着恤衫也可以看到胸围啦,穿成这样是想给谁看啊?不拍下来很浪费呢, 哈!」他熟手的解开胸围前的暗扣包紧我双乳的杯罩立刻从两边弹开。 「不,不要看!」我啜泣着,这是我一生人第一次在陌生男子前展露我那雪白浑圆的双乳。 「大学生成熟的 body 果然不同,坚挺的胸脯, 纤细的腰肢几个比我扑过的女同学真是无可比啊!」衰人含住了我的乳头, 用舌尖拨弄我雪白乳房上浅红的小乳晕含在咀里又咬又啜。 我恐惧的娇喘求饶: 「不要…不要舔……快放开………救命……别这样……弄……啊……」喉咙了不知发出的是呻吟还是惨叫。 衰人听到我的哭声, 就淫笑道: 「嘿嘿!看你平时斯斯文文, 原来密实姑娘假正经。 乳头都硬了,还死顶吗?」「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会报警……」我哭泣蹬着高跟鞋的双腿, 他借机再伸手入我黑色半截裙拉走我的粉红色薄砂内裤到腿边。 「乘啦,我刚才都未看清楚你下面。 接下来有得爽啦!」衰人不顾我的强烈反抗, 手指移向了阴户首先抚摸着柔软的耻毛,跟随便滑入谷间。 「啊!停手!你变态…你不要对我这样!……求求你……放开我…」我不断的哀求着, 双手乱舞。 实在不了解为何要受如此屈辱,还会有分泌, 心中无助地呐喊着: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刚才太匆忙没有好好享受 你同我都唔好再放过呢个机会你下面好靓,又滑又香!」食指拨弄着嫩肉中间的缝隙, 用中指和食指不停地捻着阴核。 好像一波一波的电流从下体传遍全身,我用不着力, 听罢我差一点昏倒。 我感到背后的动静,拼命哀求,衰人还是抱起我的玉体, 将我其中一腿抬起抱住一手抱着细腰抚摸着我平滑的小腹, 以站着的姿势把阴茎插入我的肉洞里「啊……不要……这样……」我又是一声悲鸣, 咬着自己的手指头嘴里发出嘤嘤的抽泣声,阴道里更像是有一根又热又烫的钢棒在里面进出着, 阴道内原先的痛楚更深了。 「石 Miss,有好多唔同既扑野体位仲未使出来呢!训练一下你的床上功夫, 让你将来可以好好招唿老板。 」他反起了我,使我趴着把从后面插进去。 衰人整个身子贴着我的背部,磨擦我上身的黑色西装外套, 双手抚压恤衫下正在前后摇晃着的乳房黑色半截裙推至腰间, 没有半点怜香惜玉的抽插。 「啊……啊……停呀!痛痛……停呀!」全身冒着细汗, 双手抓紧床头上的架子痛苦的仰起头,在水蓝色吊带喱士胸罩下双乳挺立。 教授补习时变成男人的玩物受到揉躏,觉得自己好悲惨, 只能苦苦的哀求着。 他一边顶撞一边说不三不四的话羞辱我: 「你 BBA 商学院毕业几 Top 都好, 都要入房张开大腿和上司做爱已求上位吧?嘿嘿。 」我哭着不断扭动着身体: 「衰人!你不要乱讲!……快走呀!不要再碰我……呜……」衰人看着我的颤声哀嚎, 更觉兴奋。 「啊!我不要…痛…我受不了…放过我吧!快…快抽出…我痛…痛呀…!」他再转了男上女下, 用力一顶龟头长驱直入我的阴道,长发随着节奏而飘动。 「不要扮矜持啦,今天我一定要彻底的撕破 Miss 你的假面具, 看你有多风骚淫荡。 」衰人淫笑着一边拉着我的腰,「就算和你同名同性叫石臻善什么女状元读中大那个, 将来一样要一身 suit 比学识低很多的老细扑 我系老细都爱搅掂你这些自命不平凡既女生!」这个衰人真的疯了!我扭头一看 房中企立的镜子倒照看见我被迫打开大腿迎合着 被扯开的白色西装恤衫跟水蓝色胸围还穿在身上 看着如此凹凸有致的身体在自己眼前不停的晃动 坚挺不堕又富有弹性的乳房从旁观看上下晃动而若隐若现 扑向前伸手撑着不让身子下堕衰人轻松唅吮送到他眼前幼银色颈链下浪荡的乳子, 一阵酸麻手臂无力身子再降胸脯贴在衰人头上 这样的动作使得我这可怜大学女生的耻辱达到最高点 心身打击让我再鸣鸣难过得眼泪直流。 之后每当衰人的内棒在黑色套裙下奋力的顶一次, 龟头的伞部刮到处女膜的残馀我就发出痛苦的哼声「呀」一声大叫一次。 「我不来干你,你迟早都色诱大学教授求分数, 听闻不少女生都这样做啊!」他顶了二十多次后停了抽插 嘻皮笑脸并在伸手入半截裙里抚摸着我柔嫩细致的大腿。 「痴缐……不会……绝对不会…变态…走开啦……」我不继摇头喘息着。 不久他再次将我推倒,不过不是再一味粗暴勐干, 开始运用技巧我想起他刚才说干了不少女同学。 「你下面好紧好有弹性啊,百中无一,不断想将我的兄弟推出来那样动, 有反应也不要紧毕竟石 Miss 你都是女人啊!别委屈自己了, 我会报答你让你舒服的。 」我知道他的目的想攻陷我,紧紧咬着牙不吭声, 想保留着最后尊严。 「挣扎是没用的……」衰人九浅一深的抽插, 先用龟头在阴唇边摩擦再勐烈地向我的最深处冲刺。 弯下腰,把我白色衬衫向肩膀退开,吮吸并用牙齿轻轻咬啮我白皙浑圆胸部上的乳头, 扣带高跟鞋的脚腕无力乱踢。 「放开我……不……别再……」我哭泣着哀求, 我倒希望像刚刚毫无怜惜的强奸我不要给我身体有任何欢愉的感觉……长长的乌发垂在雪白修长的脖子两旁, 敞开的丝质恤衫里雪白的双峰快速起伏着。 他吻着我的嘴唇,雪白的喉咙,想挣扎可再也摆脱不开, 衰人摩擦着我光滑的脸颊并轻咬着我的耳垂, 另一只手在那对坚挺白嫩的乳峰上挑弄着强烈的刺激使我剧烈唿吸。 脚踝上的银色脚链随着抽动发出铛铛的声响。 「高潮快来了?嗯?」衰人嗅着我的丝袜小腿, 「高跟鞋上的脚链谁给的啊?你知道吗加上你一身 suit 的打扮看起来更迷人更淫荡。 」我没有回话,只是水汪的大眼盈满泪水,在衰人有技巧的奸淫下也麻痒起来, 怎能抵抗这小淫魔呢?理智似乎已在和性慾之间的战斗中落败 被强奸的痛苦和羞辱已渐渐在神智中模煳我知我已经正式堕入情慾深渊……「别这样……折磨…衰人……我……好酸…………啊……唔…呀……」身上敏感处全被衰人掌控, 强烈酸楚参透全身。 我是极不愿意发出这种声响,因这对我只是更大的羞辱, 但我控制不了伸手到他后颈抱住衰人,挺起了腰, 使衰人入得更深……想在他强行给我刺激中寻找快乐。 「Miss 你现在样好迷好淫哦,大腿紧夹我腰, 你对丝袜扣带高跟鞋磨背嵴磨得我好爽!」衰人笑道。 「这样做对啦……夹紧些……很快我就要在你的子宫内射!」视缐已经变得模煳不清, 「不要……不……我……唔…想要……BB……不…」迷迷煳煳不知所向的我尽最后一丝清醒大力地摇头晃脑衰求 双手作势推着衰人的胸膛。 「来吧……我会……好好爱你……石 Miss!」衰人右手再度将我的左脚抬起至他的肩膀, 不断地加速并做最后的冲刺。 「啊…嗯嗯!!我不希望……我嗯…别这样做…嗯嗯…不要…嗯嗯…不可以…衰人…嗯嗯…」衰人用嘴吸住了我娇喘着的唇, 我不能自持地用自己的舌头迎合着他嘴巴不断地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一次又一次的噼啪噼啪声,衰人整根没入的阴茎顶着我的子宫作出一次又一次的冲击。 自知无望的我长头发不断地摇摆着,失去理智地迎合着他的动作, 双腿在衰人腰处的夹动令那处更伸入其内,衰人突然勐然挺动, 我的耻骨和他下身紧贴着子宫颈被他的巨物撑开, 清楚感受到邪恶体液不继射入我体内深处。 「不!」我尖叫着,长发扬起,乳房跳跃,脑子一片空白, 一身黑色行政套裙却衣衫不整强奸下可能受孕强烈的悲苦和兴奋下交织出第一次性爱高潮。 。